诚信网站
心理咨询
神经病症
精神疾病
身心疾患
躯体障碍
心理治病
疑难杂症
性病调治
教育治疗
心灵疗愈
学生辅导
婴幼询导
儿童心理
少年疏导
青年调适
女性咨询
家庭咨询
生命全程
社会心理
心理社工
异常心理
农历蛇年即将到来,有人害怕了:“蛇年怎么过?是不是哪画的..
“处理分手的手法与你是如何经营这段感情有关。”纽约市为基..
这是新浪科技《白银时代》系列访谈第一期。《白银时代》是新..
心理学研究
人类恶性-病态人格食人魔-青岛心理咨询师秦启竞辨识罪恶相人专门心理培训
2019-07-29 20:38:43 来源: 作者: 【 】 浏览:505次 评论:0

人类恶性-病态人格食人魔的辨识-青岛心理咨询师秦启竞辨识罪恶相人的专门心理培训.

青岛心理学家,青岛心理专家致力于研究犯罪心理学、人类善恶的心理研究,常年举办人性罪恶的心理分析、识人、相人、分析人、辨识邪恶的人,认识天生犯罪人格的人。求学求助预约:13573233080.

根据网络资料整理:

一、《云南鸵鸟肉事件 20多名青少年被残杀做成鸵鸟肉

在这个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莫过于生命,生命对于每个人都只有一次,所以任何一个人都无权剥夺其他人的生命,生命是美好的,所以我们感恩父母,生命是珍贵的,所以我们倍感珍惜。然而,有些人不珍惜别人和自己的生命,犯下了滔天之罪,夺去了别人最宝贵的生命,也终使自己丢掉了唯一的生命。

2012年在中国云南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大案,这个案子带给人们极大的震撼,人们都说那简直就是噩梦,叫人难以相信,世界上竟真的还有如此残忍血腥的恶魔,他是食人魔鬼,叫张永明,提起这个名字,很多人都不寒而栗。

张永明,一个看上去并不算强悍的老男人,从相貌上看很难把食人魔和他联系起来,看上去他就是一个很老实的乡下人,然而,就是这个比较老实本分的人,却在2012年5月被曝出一宗惊天大案,案情卷宗里醒目的描叙简直令人瞠目结舌,毛骨悚然,恐怖到了极点,没有人不为之震撼,不为之魂飞魄散,“食人魔张永明”这个名字一时间传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

据了解,从2005年开始,云南省昆明市晋城镇就陆续有人口失踪,而且失踪人数高达17人之多,且失踪人大多为年轻人,失踪地点都集中在张永明家附近不超过700米的范围内。失踪很怪异蹊跷,范围小,人数多。一系列反常情况引起了失踪者家属的注意,到了2012年,一名失踪者家人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下,这些失踪案才得以重视,也受到了极大的关注,最终张永明的真实面目慢慢才浮出了水面,冤魂才得以昭雪。

这些神秘失踪者引起了省公安厅的高度重视,立即成立了专案组进行调查,通过大量的走访和核实,目标锁定了张永明,落网后,他交代的非常彻底,据供叙他共杀害20多个人,多数都是年轻的青少年,被杀后他把受害者剐肉剔骨,然后把骨头都埋在了家中,20多人的40多只眼睛,被他用来泡酒,家里挂满了被腌制的腊肉,都是受害者的大腿和股肉,其他碎肉都被他和家里养的三条大狗食用掉了。当这些话从他嘴里平静的说出来后,现场所有审讯的工作人员都惊呆了,哪敢相信这是事实。世界上居然还真有杀人吃人的魔鬼啊!

张永明从小就性格很孤僻,整天都是一副老实巴交,沉默寡言的样子,平时也不大与人交往,所以他的朋友少之又少。在他上小学的时候,只有一个叫陆士荣的小孩愿意和他做朋友,两人关系还非常密切。1974年12月25日,年关将至,两人约好了结伴到外面去玩,玩了一天回来都已经很晚了,陆士荣的父母以为儿子不回来了,就早早的把大门给上了锁。陆士荣一看回不了家,在张永明的一再邀请下,就答应了去他过夜,两人都睡在了张永明的一张床上,张永明父母则是睡在另一个房间的一张床上。因为玩了一天,陆士荣感觉很累,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到了凌晨2点左右,睡梦中的陆士荣,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被惊醒了,他痛苦的睁开了双眼,居然发现自己是被绑在了床上,而昔日的好朋友张永明正手举刀子,在不停的劈砍着自己的脖子和头部,他痛苦的哭喊着饶命,他到死都不知道好友张永明为什么要杀了自己。陆世荣的叫喊惊醒了张永明的父母,两人慌慌张张的跑来一看,当场就差点吓晕过去,只见被绑在床上陆士荣满脸满身都是血,鲜血还染红了他身下的整张床。他们赶忙拉住了儿子,不让他再下狠手,并立即报了警,警察赶来带走了张永明,当时张永明18岁,而陆士荣才16岁。

张永明被捕后,他说自己是在梦游,根本不知道在干啥,至于杀陆士荣也不是自己的主观意识。当时的年代法律还没有得到健全,陆士荣并没有死,于是村里就开了个批斗大会,张永明也只是被判了6个月劳动教养。这也是他的第一次尝试杀人,幸好没有得逞,陆士荣死里逃生捡回了一条小命,至今想起,他还非常后怕,从此他也对昔日的好友敬而远之,看见他就躲的远远的。而就这一次杀人经历居然让张永明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感,也为他以后犯下的一系列大案拉开了帷幕,他的人生也就此改变!

张永明出来后,一直在寻找机会和对象,1978年,他被队里调到瓦窑厂上班,在这里他认识了邻村的杨树荣,一次两人相约到南门村十公里外小吃店吃宵夜。从此杨树荣也就神秘的消失在人们的视线里,只到半个月后,有人在村子附近河边的一个洞穴中看到了全身赤裸的杨树荣尸体,并报了警,警察根据线索很快就把张永明抓捕到案,他也承认了杀人,还把尸体的手脚都被弄断了。对于张永明的两次杀人,村里人都感到很害怕,全体签名要求法院判此人死刑,可最终还是只判了死缓,在狱中他表现突出很快就获得了减刑,在1997年7月被释放回家,也就这次回家竟是整个村子人的噩梦的开始。

19年的牢狱,回来后早已是物是人非,父母离世,哥哥姐姐也相继离开了这里,他一个独住在这里,靠种田为生,2008年政府征收他的土地搞开发,他也获得了3万元的补偿款,他用这个钱建了个冷冻库经营生意。没事的时候他就去晋城镇的文化公园里下棋玩,除了下棋,他还爱好养狗,养了三条大狗。因为这几条大狗村民们很少有人在他家附近走动,怕被狗咬,但是村民们也发现一个奇特现象,每到深夜,张永明家的狗就会狂吠起来,还有他家的电视声音也开的特别大。对于这些现象村民也不敢胡说什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也就是他家有异常那个时候起,就一直有男青年在南门镇附近莫名失踪。

到了2012年,失踪人数竟高达17人,当时也有人报了警,但因为查不出什么,都认为年轻人是出外打工去了。2012年4月25日,一位19岁的大学毕业实习生韩耀,被派到南门镇协助工程勘察,竟也神秘失踪,家人立即报了警,但警察还是不能查到什么,韩耀家人非常不满,他们自己到了南门镇暗自调查,这一查不要紧,竟吓得魂飞魄散,这里的失踪案竟有如此之多,看来韩耀已是凶多吉少了。失踪如此之多警察竟不作为,韩耀的家人火了,他们找到所有失踪者家属联合报案,但警方依然没有授予立案,没办法他们找到了媒体请求帮助,电视台报道了,惊动了省公安部和云南省委,迅速派专家和督察组侦办此案。

专案组通过调查发现,所有失踪者都是在张永明冷冻库附近消失的,张永明很快就进入了侦查员的视线中,因为他有前科,再加上村民反映他家晚上的异常现象,专案组就把他带回去调查。

办案民警去他家搜索,发现了五个巨大塑料桶,里面分别装满了人体各部位的组织,有内脏,有肌肉,还有四肢。另外还找到了6个大麻袋,里面都是受害者的衣服手机和证件等物品。还在他卧室的桌子上发现了几个金属菜盘,里面有残存的人肉组织,种种迹象表明,张永明就是杀人狂魔,警察对他家也扩大范围搜查,有找到了更多的尸骨。

张永明因涉嫌故意杀人被依法逮捕,审讯中警方问他杀了多少人,他的回答令人毛骨悚然,他说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了,反正你们找到多少就是多少,都是自己一个人干的。警察在他家整整挖了四天,才把所有被害者的尸骨起出来。至此案件告破,张永明被判处死刑,2013年1月10日,张永明被执行枪决,一个疯狂的杀人狂魔人生就此终结。

张永明虽然死了,却留给了人们很多的谜团,比如他的杀人动机是什么?警方没有说明,而民间都认为他杀人就是为了吃人肉,还将张永明称为“食人魔”。

但官方资料上,包括主流媒体上的报道都没有关于此项,只是说明张永明“通过碎尸、焚烧、掩埋等多种方式销毁罪证”。而事实绝不至于此,只是官方因为这个案件太过奇特不宜宣传才故意封锁了消息。

比如他家发现的五个塑料桶各自装满的人肉和内脏等,如果不是食用,他为什么不处理掉。还有房间桌子上的菜盘里发现的人肉残渣,墙上挂着的腊肉都是人肉腌制。种种现象都表明张永明杀人目的就是取其肉食用,他不但自己吃人肉,还用人肉喂他家的三条大狗。民间对于张永明杀人动机的分析是,他把人当成了自己的猎物,而杀人只是打猎而已。据民间传闻,他的妈妈在解放前就杀过人,一个小孩在他家捣乱,她就用水瓢把那个孩子砸死了,他的二哥也因为在集上卖猪仔和人争吵,用锄头把那人打死了,还判了刑。这一家子怎么都是如此暴力,如此践踏人的性命呢?

失踪者名单

  • 韩耀 男,云南昭通镇雄县人,2012年4月25日在晋城镇鑫云冷库附近失踪,已证死亡,时年19岁;

  • 胡兴越 男,云南宣威双河乡人,2011年8月7日在晋城镇鑫云冷库附近失踪,时年16岁;

  • 采云伟 男,云南晋宁晋城镇人,2012年2月19日晋城镇鑫云冷库附近失踪,时年17岁;

  • 刘熙 男,云南宣威人,2011年1月在晋城镇鑫云冷库附近失踪,时年17岁;

  • 陈涛 男,云南晋宁晋城镇人,2011年9月30日在晋城镇南门大桥附近失踪,时年16岁;

  • 李汉雄 男,云南晋宁晋城镇人,2007年5月1日在晋城南门大桥附近失踪,时年12岁;

  • 谢海俊 男,云南晋宁晋城镇人,2011年1月27日在晋城镇失踪,时年16岁;

  • 张聪林 男,云南曲靖人,2011年11月6日在晋城镇南门大桥附近失踪,时年22岁;

  • 江晓松 男,云南晋宁晋城镇人,2005年10月17日在晋城镇失踪,时年18岁;

  • 马云龙 男,云南石林人,2011年11月12日在晋城南门大桥附近失踪,时年22岁;

  • 陆加龙 男,云南宣威人,2008年3月25日在晋城镇南门大桥附近失踪,时年17岁;

  • 郝云华 男,2012年4月3日在晋城镇走失;

  • 周勇 男,云南晋宁晋城镇望鹤街人,2010年1月2日在晋城镇南门大桥失踪,时年15岁;

  • 苟建伟 男,云南晋宁小海乡人,2007年6月失踪,时年17岁;

  • 赵晋 男,云南晋宁县安江镇人,2010年底在晋城镇失踪,时年18岁;

  • 李蚊才 男,云南晋宁县晋城镇南门大村人,2011年11月9日在南门村附近失踪,时年80岁;

  • 张树华 男,云南晋宁县新街乡大西办事处,2005年5月29日失踪,时年37岁。

关于“食人”

食人的事件,其实比大家想象中更为常见,而且并非心理变态者的专利。

根据食人的动机,可以把食人氛围三大类:求生性食人、习得性食人、以及其他需求。求生性食人,如在饥荒时代,为了活命而吃人;习得性食人,如一些边远地区的未开化部落,他们之所以食人是因为那是他们的传统,可能是为了恐吓敌人,也可能是为了某种宗教仪式;而食人的连环杀手,则主要以第三类为主,比如日本的食人魔佐川一政,他认为对一个女人表达爱意的最好方式就是吃掉她。

对于张永明食人的动机,至今还没有人提出过见解。但从他的行事方式来看,很显然他是在把人当成了猎物,把杀人当成了打猎。大多数失踪者都是在上午失踪的,而张永明也只有在下午才去公园下棋,晚上又经常推着板车到处走。

这几点联系在一起,很容易让人想象出整件事的经过:上午,他去打猎(杀人),暂时先把猎物(尸体)藏在树林里,然后下午就去下棋休息,直到晚上夜深了,才用板车到树林去把猎物拉回家里屠宰(分尸)。

而对于张永明是否患有精神病的问题,相关专家给予了否定的答案,称张永明“思维清晰,认知能力正常”。

这里,大家需要区分精神病和心理疾病。张永明没有精神病,不代表他就没有心理疾病。从他的行为推测,张永明极有可能是反社会人格障碍。对于张永明的暴力倾向有可能来自家族遗传的观点,也只能是持保留态度。

二、《云南食人魔张永明事件,20多名青年被剔骨挖肉》

大家知道关于云南食人魔张永明事件吗,有20多名青年被剔骨挖肉,最终自己食用,吃不完的竟然还当鸵鸟肉卖掉,简直残忍无人性,今天小编就来给大家说说这恐怖残忍的云南食人魔张永明事件,给大家揭秘揭秘这其中的真相。

云南杀人碎尸现场图片

5月9日,警方在云南食人魔张永明的家门口拉起了警戒线 ,并从其家中拎出了多个塑料袋。“他招供所杀之人有20多个,受害者大多是青少年,全被剔肉埋骨;他家里挖出多具尸骨,药酒是由40多只人眼睛炮制;家里挂的腌肉是人的大腿肉,养的三条狗是吃受害者残肉长大的。”这不是电影《电锯杀人狂》的画面,而是上月才被揭发云南昆明晋宁连环失踪案的惊人内幕。

“云南食人魔”17人离奇失踪疑是"食人魔"所为 肢解尸体吃掉只剩骨头。2014年9月25日,当地19岁少年韩耀,在晋城镇南门村失踪,家人其后发现附近村庄,5年来有不少少年离奇失踪,于是发动家长联署。案件经舆论施压后,晋宁县警方月初才成立专案组调查,从而揭发一连串的人口失踪案,其实是一起连环的残忍杀人案,疑犯为南门村农民张永明。这起事件也被称为云南食人魔张永明事件,简直恐怖。

人肉吃不完,当鸵鸟肉卖

由于案件轰动全国,云南当局当时禁止媒体在微博等发布案件的具体内容。不过,云南资深新闻人王楠昨在微博爆料:“失踪者几乎被张永明肢解,甚至吃掉了!张招供杀了20余人,但实际从张家里挖出鞋子有50多双,人肉吃不完,还拿到街上假称鸵鸟肉卖。”

53岁的张永明,1978年曾因杀人碎尸被判终身监禁,但服刑18年便出狱,回到老家务农维生。与张永明同村,去年初失踪的16岁少年谢海俊的父亲说,他和众多失踪者家属近日守候在被警戒线隔离的张家门口整整一周,不断有公安拿铁锹工具及一包包胶袋进出现场,据说内装大量残肢。

他说:“公安不跟我们交代,只取了我们的 DNA(脱氧核糖核酸)。”当地公安对碎尸与吃人说法,不置可否。中国国家公安部已介入此案,至今接报的失踪人数已达17人,但仅韩耀经警方确认遇害。“我们举报过这个魔鬼!”谢海俊的父亲说,去年村里曾有孩子被云南食人魔张永明掳走时逃脱,村民就曾向派出所请求调查,但“派出所回答我们说‘他是神经病’就算了,没调查”。从5年前起,附近村庄就有少年一个个离奇失踪,当局都以没有明显侵害证据,拒绝立案侦查。

“云南食人魔张永明”事件回放

晋宁多名青年离奇失踪

一场寻子行动,引来一连串的失踪信息。4月25日,云南晋宁19岁的韩耀在当地晋城镇南门村鑫云冷库附近失踪。家属在失踪区域附近寻找时,得知一个惊人的信息:已有好些男孩在当地离奇失踪,更怪的是,几乎都在鑫云冷库旁失踪。这一连环离奇失踪案在当地引发一定恐慌,昆明市公安局与晋宁县公安局联合成立了“晋城失踪人员专案组”。据了解,目前接报的失踪人员已增加到17人,其中韩耀已确认遇害,警方并已抓获一名犯罪嫌疑人。

当地警方通报称:专案组经过调查发现晋城镇南门村现年56岁的男子张永明有重大犯罪嫌疑;公安机关已在云南食人魔张永明住处查获失踪人员韩耀的手机(电话卡),以及韩耀的银行卡和相关证件,并通过对现场提取物证进行鉴定,确认韩耀已经被害。张永明已被刑事拘留。

当地传言嫌犯为“食人魔”

张永明是谁?他为何杀害韩耀?其他失踪人员的失踪是否也与他有关?据介绍,张永明家住晋城镇南门村225号,距离多人失踪的地带仅700余米。村民们称,5月7日上午,张永明被赶到的民警带走,随后他家门口拉起了警戒线;几乎在同一时间,700米外张永明在自家菜地旁搭建的小屋也被封锁起来。多名失踪者家属说,他们看见不断有绿色的塑料袋从张家老宅和菜地旁的小屋内抬出,一厘米长的骨头清晰可见,怀疑有人遇害。

甚至有传言称,“失踪者几乎被张永明肢解,甚至吃掉了!”“张永明是个‘食人魔’”等。其他失踪人员家属都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这名种地的农民。目前,警方只确认了韩耀的遇害是张永明所为。据南门村村支书与数十名村民说,现年56岁的张永明此前曾因杀人碎尸被判入狱服刑:1974年,15岁的张永明因深夜持刀砍人在村里被批斗,并被劳教半年;1978年12月其被警察带走,罪名是涉嫌杀人,后被判无期徒刑,1997年六七月份,出狱后返回老家。

村民们说:张永明回家后靠种地为生,平时喜欢养狗与下象棋;常见他早晨在村头走动,有时村民们会看见他扛着一把铁镐穿梭在村子里,因为从来不与大家打招呼,众人并不在意他的行踪。不过,就在5个月前,村民们曾亲眼看到17岁的男孩张建原险些因张永明出意外。张建原的父亲称,2011年12月1日晚上,读高中的儿子晚自习回家,在距离家门口十多米外被人用皮带从后面勒住了脖子,此人正是云南食人魔张永明。民警赶到后,张永明辩称自己是跟孩子闹着玩,因为没有构成伤害,此事作罢。

三、《他是云南食人魔,村中无故失踪80人,他却在卖“鸵鸟肉”?》

电视剧中很多的刑侦剧备受大家的追捧,从《重案六组》到《法医秦明》,这些剧本有些情节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有些是杜撰的,但实际上有很多惊人的事件是真实发生过的,今天小编要给大家讲的就是这么一件事情,5.10特大连环失踪案,嫌疑人是张永明。

他是云南食人魔,村中无故失踪80人,他却在卖“鸵鸟肉”?

张永明在5.10特大连环失踪案发生之后还非常淡定的在村口卖鸵鸟肉,而这个鸵鸟肉是什么肉,张永明有事怎样成为杀人狂魔的呢?

张永明出生于云南,从小就是一个性格孤僻的人,所以身边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在工作的时候张永明有了自己的第一个朋友杨树荣,按理说张永明对这个朋友应该非常的在乎才对,但是认识张永明是杨树荣一生最大的错误。有一次两人发生了口角争执,后来张永明借着自己要跟杨树荣和好把他骗到小树林,后来杨树荣就消失了。

他是云南食人魔,村中无故失踪80人,他却在卖“鸵鸟肉”?

半个月之后,杨树荣的尸体在河道被发现,警方经过排查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张永明,张永明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张永明被法院判处死缓,后来因为在监狱中表现好提前出狱了。这本身是一个新人生的开端,但却是很多人梦魇的开始。

他是云南食人魔,村中无故失踪80人,他却在卖“鸵鸟肉”?

张永明所在的村子发生了很多起人口失踪案,警方经过长时间的办案走访发现张永明这个看似老实的人并不简单,因为失踪的人都是在张永明家附近,于是经过侦查警方竟然从张永明的家中搜出了很多的碎尸。张永明最后承认了自己杀人的事实,警方追问张永明到底杀了多少人,他竟然说不知道。据统计,张永明共杀了80多个人,这也就是骇人听闻的5.10特大连环失踪案。

他是云南食人魔,村中无故失踪80人,他却在卖“鸵鸟肉”?

张永明在出狱后的时间里,就躲在自己家旁边的小路上偷袭过路的人,然后将其杀害解剖,张永明还谎称自己卖的是鸵鸟肉,在自己的村口卖,最后张永明被法院判处死刑。

四、《中国五大杀人恶魔之云南鸵鸟肉事件》

      晋宁是古滇都邑,郑和故里,是一个山清水秀的风景名胜,然而,就在距离晋城镇不到三十分钟旅程的南门村,却在2012年5月爆出了一宗惊天大案。此中案情可骇之极,令人毛骨悚然。一时候,“云南食人魔”张永明的名字传遍了全国。

自2005年以来,陆续有17人在晋城镇失踪,失踪地点都集中在以张永明家为中心七百米的范围内。但直到2012年,在最后一名失踪者家人坚持不懈的努力下,这些失踪案才受到重视,凶手张永明也才终于浮出水面。


张永明出生于晋城镇南门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上面还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从小的时候开始,他就是性格孤僻的人,总是沉默寡言,身边的人都不太愿意和他交朋友。

张永明的母亲,是个十分暴力的人。她曾经虐打二儿媳余会仙(音),导致两家的关系极其恶劣,以至于根本没有往来。有传闻称,她曾经在喝酒时把一个卖酒的人给杀了,但这件事一直没有得到证实。而张永明的二哥能荣(小名),也于1980年在菜市场与邻居争吵时,用锄头击打对方头部,几乎把对方的整个头都给锄了下来。一家里同时出了两个杀人犯,所以邻居们提起张家的时候也是相当惧怕。

母亲和哥哥的暴力行径,似乎为后来为什么张永明会犯下的那些恐怖案件提供了一个可能的解释。


张永明


杀机初动

没有多少人愿意和沉默寡言的张永明交朋友,陆士荣(音)就是那少数人之一。他和张永明是小学同学,两人关系相当好。1974年12月25日的晚上,两人结伴到外面去玩,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陆士荣的父母早已把家里的大门锁上。张永明见状,便邀请陆士荣到自己家去过夜。两人一起睡在张永明的床上,而张永明的父母则睡在房间里的另一张床上。

凌晨2点多的时候,陆士荣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给痛醒了。他睁开眼睛,发现张永明已经把自己绑在了床上,不断地用刀子劈砍自己的头部和颈部。陆士荣的叫声惊醒了张永明的父母。张父开灯,看见陆士荣的脸和脖子上全是血,连忙拉住张永明并报了警。

张永明被捕后,称自己当时只是在梦游,砍人什么的并不是故意的。为此,村里开了批斗大会,张永明也被判劳教六个月。

陆士荣大难不死,好不容易终于捡回了一条命,可治疗费却高达数百元,而且最后张家只赔了几十元。

(注:在1974年,几十块也已经算是很多钱了。我父母说,那时候只要几分钱就能吃饱早餐。我爸家里条件好一些,每天的零花钱也只是一毛钱。)

这一次经历,为张永明日后犯下的一系列案件拉开了序曲。很快,他将会完成人生中的第一次谋杀案。

处女杀

1978年,正值生产大队搞副业增加收入,张永明被队长分配到瓦窑厂工作。在工作的过程中,他结识了外村的另一位男性青年杨树荣,两人交上了朋友。

一天,家人吩咐张永明那些米到镇上去换些钱,张永明便约上杨树荣一起去了。卖完米,两人又在距离南门村十公里外的一家小吃店吃宵夜。这是杨树荣最后一次出现在人们视线里,随后他就消失了。杨家人和村干部找遍了整个村,也到镇上去询问了一番,但却一无所获。当他们询问张永明时,张永明称吃完夜宵以后两个人就各自回家了,他什么也不知道。

直到半个月后,才有人在南门村附近河边的一个洞穴里找到了杨树荣赤裸的尸体。杨家人报了警,警方立刻把张永明作为重大嫌疑人,因为他是杨树荣失踪前和他在一起的最后一个人,而且也有人报告说,曾经见过张永明在晚上推着一辆能放得下一个人的板车在村里游荡。

警方把张永明带回派出所接受询问。这一回,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张永明承认了杀人的罪行。他说,自己那天晚上确实杀害了杨树荣,还把尸体的手脚都折断,扔进河里企图毁尸灭迹,却不料河水把尸体冲到了洞穴中。

警方随后封锁了张家,并在张永明的枕头下找到了杨树荣的衣物。

生产大队为此事开了会,代表们全体签名要求判张永明死刑,但最后却只判了死缓。又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张永明后来陆续获得了减刑的机会,最终在1997年6月到7月之间获得了释放,回到南门村来。

归家

当张永明终于回到了南门村的家中的时候,他父母早已去世,大哥去临县当了上门女婿,大姐也嫁去了外地,二哥又因为与母亲不和的关系而没有往来,所以家中就只剩下他一个了。他独自一人住在南门大街225号的祖屋里,靠种田为生,也不与其他人来往。有几次,一些好心的邻居曾邀请他到自己家去吃饭,但张永明总是说家里有饭菜,拒绝了。还有一回,他半夜胃溃疡出血,最后还是靠村干部送他去医院,帮他在手术单上签字的。

19年的牢狱生涯为他的面容增添了几分沧桑,使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大许多。但只要看一眼他那一米七五的高个头和粗壮的身子骨,没有人会觉得他是个上了年纪,弱不禁风的老人。时不时地,村民们会花50块雇他,让他把挡住了田里作物阳光的树木砍掉。或许,他们是觉得林业局的人会因为张永明是个杀人犯,所以不会追究砍树的事情;又或许,是他们自己害怕张永明,所以想给他找点事情做做,免得他无聊起来又去发狂杀人。

2008年,政府对南门村的土地进行集体收购开发。张永明借着这个机会发了一笔不小的财,获得了将近3万多人民币的补偿。从此以后,他不再靠种地为生(虽然他还是保留了一小块田地),还在家附近建了一个冷冻库。每天中午,他都到晋城镇的古滇文化公园去下棋,一直下到下午五点多才回家。

他的棋友回忆称,张永明其实人还不错,棋品也好,从来没有发生过要悔棋的事情,而且棋也下得相当不错,每五局里大概能赢两三局。张永明在下棋的过程里认识了不少人,但没有一个棋友真正了解他的情况。

除了下棋,张永明的另一个爱好就是养狗。他家里养了三条大狗。邻居们都说,每到夜里,张永明就会把电视机的声音调得老大,那几条狗也会跟着狂吠起来。大家都觉得事情确实有些蹊跷,但从来没有人说过什么。

一切似乎都恢复了平静。从前的犯人回归社会以后,过上了安逸祥和的生活,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事实上,从2005年开始,就一直有男性青年陆续在南门村莫名失踪。到2012年,累计的失踪人口已经达17人。不少失踪者的家人也都报了警,但最终结果总是不了了之。当时,南门村附近有不少不正规的工厂,常常招用黑工。鉴于失踪的都是年轻人,人们就猜测他们可能是去那些工厂打工去了。从来没有人想过,包括警察在内,这些失踪事件居然会和这个可能精神有问题的杀人犯有关系。

初露端倪

2011年12月,一名叫张建原的高一学生在回家的路上遭到了袭击。当时,他就在距离家门只有十来米的地方,突然被人从背后用皮带勒住了脖子,向身后的树林拖去。张建原奋力挣扎呼救。家人听到了呼救声,连忙冲出来救人,发现勒着孩子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张永明。在家人的质问下,张永明辩称自己是在抓贼。张建原的家人立即报警。在派出所,张永明的说词又一次变了,他说自己只是在和孩子打闹玩耍,并不是真的想要伤害孩子。

警方对张建原的家人说,张永明有精神上的问题,他以前也就杀过人,而且孩子也没有受到太严重的伤害,要立案的话有难度。张建原的家人无可奈何,也只能接受了这种说法。但经过此事之后,村民们都认为张永明喝酒以后就会发狂,不再让自己的孩子靠近他。

而张永明本人,自此以后也更加孤僻,甚至到了不与人交谈的地步,行径也越来越诡异。他会到山上的坟地去偷祭品,收集起来又卖出去。村民们也开始留意到,张永明晚上会经常推着一辆板车在村里逛游,但依旧没有人将失踪事件和张永明联系起来。

不再沉默的受害者

2012年,对于当时19岁的韩耀来说是意义重大的一年。他正要准备从云南省工商管理学院毕业,目前正在昆明市的一家工程公司实习,被派到南门村来协助一项工程勘察。性格温顺,学习成绩又好的他十分孝顺母亲。他曾经对她说过,等自己出来工作养家以后,她就可以休息享福了。

可惜命运弄人,韩耀的母亲再也等不到儿子的孝顺了。2012年4月25日,就像往日一样,韩耀和同事们在上午7点多来到工地开始工作。8点30分,韩耀在经理的吩咐下回办公室去拿文件。办公室就在距离工地只有二十分钟左右步程的地方,但韩耀过了很久都没有回来。经理便打他的手机,但无人接听;又打去办公室,但工作人员说韩耀根本就没回来过。韩耀从此人间蒸发。

韩耀的母亲在得知自己儿子失踪的消息之后,心急如焚,立刻报了警,还发动家里的亲戚朋友拿着寻人启事到处派以及在网上求助。警方接到报案后,也曾出动找人,但最后无功而返。后来韩家人花钱动用了地下渠道,得知韩耀的身份证曾在他失踪后在晋城镇的某家网吧里使用过,结果发现那原来是韩耀的某位同事。出事前韩耀曾拜托他办事,就把身份证给了他。

这样的结果让韩家人对警方十分不满。明明身份证就在网吧里被用过,怎么就查不出来呢?他们继续在南门村附近打听,发现韩耀的失踪并不是个例。原来从2005年开始,就已经陆续有男性青年在南门村失踪,而且失踪的地点、方式都非常相似——

2007年5月1日,当年只有12岁的李汉雄和父亲一起在田里干活。回家路上,他发现自己把外套忘在田里了,便回头去取。当时有一位老妇人,正坐在南门桥边看管抽水机。她称自己看见李汉雄走进了一片玉米田里,但并不清楚后来的事情。因为那时玉米杆子已经长得很高了,而李汉雄个头又矮,所以他一走进田里去就不见了踪影

李汉雄的父母眼见儿子过了吃晚饭的时间还没回家,便连忙去派出所报案。派出所的工作人员表示要失踪事件超过24小时才可立案,让李汉雄的父母回家先等候。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李汉雄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2011年1月27日,当时15岁、正在读初二的谢海俊和好友谢洋春(音)一起打摩的回离家五公里左右的学校拿期末成绩表。谢洋春回自己班上拿到成绩表,然后就在校门口等谢海俊,但却一直都没有等到,课室也没人,手机也打不通。

刚开始,谢家人以为只是放假了,孩子到外面玩去了。而且谢海俊的手机本来就有点坏,打不通也是可能的。但到了第二天,谢海俊还是没有回家。谢家人通知了学校,又和亲戚们在村里和镇上找了一天,最后在1月29日报了警。 警方为他们做了笔录。但奇怪的是,这份笔录并没有被输入电脑,谢家人也并没有收到回执。在接下来的一年多的时间里,谢海俊的父亲为了找回儿子可谓是倾家荡产。考虑到儿子可能是被附近的黑工厂捉去做黑工,他把晋城镇附近的工厂都找了个遍,其中有一些还是依靠层层关系才进得去的,但依旧没有任何收获。他曾一度怀疑过张永明,也将这个人向警方报告过,但最后警方还是以张永明精神有问题为由没有深入调查下去。

2011年9月30日,17岁的陈涛和朋友在鑫云冷库附近的山坡上玩耍。9点,陈涛母亲在驾车回家的时候曾经见过他。9点半,陈涛曾用手机与母亲联络,但母亲没有接电话。等到11点她回拨过去的时候,陈涛的手机已经关机,他的人也从此消失无踪。

2012年2月19日上午9点,16岁的采云伟到鑫云冷库附近的公厕去上厕所。同伴们在附近等了将近20分钟后,觉得不对劲,便去厕所找他。但厕所里没有人,而采云伟的手机也打不通。自此以后,再也没有人见过采云伟。

最后,韩耀的家人发现,在南门村失踪的人总共有17人之多,失踪时间从2005年到2012年不等。失踪者的年龄大部分介乎12~22岁(其中有一个80岁的老人和一名37岁的成年人),清一色全是男性,其中两人还有精神病史。

这个发现可把韩家人惹火了。8年间失踪了17人,警察怎么一直都没去调查?他们找到其他失踪者的家人,联合起来再次找警察报案,但警方依然没有授予立案。于是他们找到了当地电视台和媒体请求帮助。一时间,南门村的神秘失踪案成了众人皆知的消息,也惊动了公安部和云南省省委、省政府。刑事专家组和案件督察组以最快速度赶到南门村,和当地公安机关开展案件侦办工作。

调查人员在张永民家中搜证




在张永民家的厨房,办案人员在一个用空心砖砌起来的平台下,找到了五个塑料桶,里面分别装着不同的人体组织:有肌肉,有四肢,有内脏,全都分门别类放在不同的塑料桶里。搜查人员还在厨房一个暗间里找到了六个大麻袋,里面装满了衣服,还有手机、证件之类的随身物品。卧室的桌子上,放着几个金属盘,里面装着数量不等的人类残骸;同时在墙上,办案人员找到了一块沾有人类皮肤的胶布,后来通过皮肤上玫瑰和猪的纹身,证实皮肤属于失踪者陈涛。

眼见找到的证据越来越多,办案人员意识到案情比原先设想的要更复杂,便扩大了搜索圈子,把张永明家的菜地、位于附近的鑫云冷库和小树林也划入了搜索范围。在张永明家旁的枯井里,他们找到了一部分尸骨和衣物,接着又在菜地里找到了更多的人类骨骼。当时的搜查人员曾说过,把泥土筛掉以后剩下的就是骨头,由此可见残骸数量之多。但奇怪的是,尽管找到了多种不同的人类骨骼,但却独独没有找到头骨。

经过20多天的侦查后,张永明因涉嫌故意杀人被依法逮捕。审讯过程中,当警方问他到底杀了多少人时,他的回答令人毛骨悚然。他说,这些杀人案全是他一个人干的。他在路上跟踪被害人,趁其不备用皮带将他们勒死,有时也直接徒手掐死。至于具体杀了多少人,他已经不记得了,说是警察找到有多少套衣服,那就是死了多少人。

2012年6月,谢海俊等失踪者的家人被专案组请来协助调查。法医鉴证科人员提取了他们的DNA,最终确认了在张永明家找到的人体残骸属于17名失踪者中的11人。

2012年7月,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张永明杀人案,确认张永明在2008年3月到2012年4月间,分别在南门大村附近、鑫云冷库附近、蓉辰冷库附近等地,先后将谢海俊、陈涛、采云伟、韩耀等11名受害人杀害,并把尸体拉回住处分尸,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对受害者家属进行经济赔偿。

庭上,张永明表情冷漠,极少发言。他对判决结果表示没有异议。

2013年1月10日,张永明被枪决。




关于吃人的真相?狗也吃人?

有趣的是,虽然民间一直将张永明称为“食人魔”,但官方资料上(包括主流媒体的报导)却一直只是称张永明“通过碎尸、焚烧、掩埋等多种方式销毁罪证”,而决口不提吃人的事情。事实上,从案件被揭发的时候开始,官方就一直努力封锁消息,但最后还是由一名当地的媒体人在微博上爆了出来。

那么,是否就如传闻所说的那样,张永明真的吃掉了受害者吗?凶手本人是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但我们不妨从现场证据入手看看:

1、 厨房里的那五个塑料桶,里面分别装残肢、内脏、肌肉等的人体残骸,分别属于11人,但其实总的残骸数量并不多

2、 卧室桌子上的金属盘子上放着人体残肢

3、 在菜地以及树林里发现的骨头残骸,大部分都有被砍劈过的痕迹,而且最长的长度也不超过十几厘米

根据以上三点,我们不难想象出这么一个情景:张永明把受害者的尸体带回家,在厨房里熟练地把尸体剖开,剔骨取肉,把不同的组织存放在不同的塑料桶里,最后把骨头扔在附近。我个人相信,张永明确实吃掉了受害者,因为只有这样,那五个桶里面混合着11个人的尸体残骸这件事才能解释得通。

案发以后,也有不少人开始说,张永明不但自己吃肉,而且他家的狗吃的也是人肉。还记得前面曾经提到过,张永明的邻居曾抱怨晚上张家的狗会狂吠吗?人们认为,这正是张永明在用人肉喂狗。但事实究竟是不是那样,我们也不得而知了。而对于有村民称张永明从来不去菜市场买菜,只见过他去买调味品的事情,这大概是案件被曝光后的一些不足为信的传言罢了。

剩下的6名失踪者?

法庭审理时,正式确认死于张永明手下的只有11人,但失踪者却有17人,那么剩下的6人是否也有可能被张永明所杀害呢?答案是肯定的。虽然说失踪事件是从2005年开始的,但张永明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杀人,这一点没有人能够肯定。极有可能的是,在1997年出狱回到南门村后不久,他就已经开始杀人了。

关于食人

食人的事件,其实比大家想象中更为常见,而且并非心理变态者的专利。根据食人的动机,可以把食人氛围三大类:求生性食人、习得性食人、以及其他需求。求生性食人,如在饥荒时代,为了活命而吃人;习得性食人,如一些边远地区的未开化部落,他们之所以食人是因为那是他们的传统,可能是为了恐吓敌人,也可能是为了某种宗教仪式;而食人的连环杀手,则主要以第三类为主,比如日本的食人魔佐川一政,他认为对一个女人表达爱意的最好方式就是吃掉她。

对于张永明食人的动机,至今还没有人提出过见解。但从他的行事方式来看,很显然他是在把人当成了猎物,把杀人当成了打猎。大多数失踪者都是在上午失踪的,而张永明也只有在下午才去公园下棋,晚上又经常推着板车到处走。这几点联系在一起,很容易让人想象出整件事的经过:

上午,他去打猎(杀人),暂时先把猎物(尸体)藏在树林里,然后下午就去下棋休息,直到晚上夜深了,才用板车到树林去把猎物拉回家里屠宰(分尸)。

而对于张永明是否患有精神病的问题,相关专家给予了否定的答案,称张永明“思维清晰,认知能力正常”。这里,大家需要区分精神病和心理疾病。张永明没有精神病,不代表他就没有心理疾病。从他的行为推测,张永明极有可能是反社会人格障碍。至于在开篇的时候提出过的,张永明的暴力倾向有可能来自家族遗传的观点,也只能是持保留态度。

五、《云南鸵鸟肉事件 20多名青少年被残忍杀害做成鸵鸟肉》

事件的主人公叫做张永明,在2012年5月的时候,经过媒体的曝光,有关部门开始对云南晋宁多名男子失踪事件进行调查。2012年5月9日,警方发布声明,案件已经取得重要的进展,抓获了重要嫌疑人张永明。张永明对于自己谋害多名青少年的罪行供认不讳,于2013年1月10日执行死刑。而本篇文章所说的鸵鸟肉,还要从张永明对于尸体的处理经过说起。

鸵鸟肉事件

张永明自己供认出的被害人有二十余名,从家中搜出的鞋子多达五十多只,而残害这么多人,尸体的处理绝对是一个大问题,残暴至极的张永明,选择将二十余位被害人的尸体进行分割并吃掉。而吃不掉的,张永明就谎称是鸵鸟的肉,拿到市场上去卖了。并且在认罪的过程中,他还向警方招供,自己家里的三条大黄狗,就是吃那些受害人的尸体肉长大的!

鸵鸟肉事件

由于大量的尸体残肢被藏在张永明的家中,警方对张永民的家总共封锁了七天,清理出来的人体残肢和受害人衣物用黑色袋子一袋袋的运输着。而那些守在外面的受害者村民们,更是在警戒线外痛苦的嚎哭。事实上,五年前就开始陆续的有少年在山上失踪,没有人会想到这些青少年会以这样的方式死去。

鸵鸟肉事件

张永明能够杀害20余人,在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完成,而当地的警方,却一次次的无视报案村民的调查请求,将案件拖延五年,甚至最后是在媒体曝光的压力下才被迫出手调查案件。尽管张永明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但他的罪行以及他带来的伤痛,却无法用他的死亡去还清。



】【打印繁体】【投稿】 【收藏】 【推荐】 【举报】 【评论】 【关闭】【返回顶部
我来说两句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